壮悔堂文集

编辑:物品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3-31 21:01:32
编辑 锁定
壮悔堂文集》为其友人徐作肃所选编,包括正集十卷、遗稿一卷。正集卷一、卷二为序,卷三为书,卷四为奏议,卷五为传,卷六为记,卷七为论,卷八为策,卷四为表,说书后,卷十为墓志铭,祭文和杂著,加上“遗稿”十篇,共收文一百四十二篇。初刻于顺治年间,然已难以见到。
中文名
壮悔堂文集
作    者
侯方域
类    型
文集
时    代
清代

目录

壮悔堂文集作者简介

编辑
清文别集。清侯方域作。
侯方域(公元1618—1654年),明末清初文学家。字朝宗,号雪苑。商丘(今属河南)人。明末诸生。祖父及父辈皆为东林党人。他生性豪迈不羁,“不耐寂寞”,少年即有才名。曾主盟复社,与东南名士交游,与方以智冒襄陈贞慧合称“明末四公子”。入清后,应顺治八年(公元1651年)河南乡试,为副员生。三年后抑郁而卒。“壮悔堂”,为其读书治学之所。其著述另有《上忆堂诗集》6卷。

壮悔堂文集文集简介

编辑

壮悔堂文集编制

较易寻到的早期刻本为康熙五十一年(公元1712年)本。卷首有徐邻唐序、徐作肃顺治九年(公元1652年)序、胡介祉康熙三十四年(公元1695年)所作侯氏本传、田兰芳所作侯氏传以及侯方域之父侯洵所作侯方域年谱。集中每篇文章之后均有评语。评者为贾开宗、徐邻唐、徐作肃、宋荦四人。本集另有乾隆二十三年(公元1758年)重刊本,题为“外孙陈履中、陈履平编次、外曾孙陈濂、陈淮、陈洛同校。”体例仍前,只是篇后没有了贾开宗等四人的评语,删去了“遗稿”传十篇。卷首有阳羡储大文乾隆五年(公元1740年)序及陈履中乾隆十四年(公元1749年)序。另有光绪四年(公元1878年)《越氏藏书》本和《四部备要》本。
侯方域早年即以诗与时文名扬海内,后肆力古文,其文取法“昌黎柳州、庐陵、眉山诸子”,纵横恣肆,“一气磅礴”(徐作肃序),为时人所重。他的古文与魏禧汪琬齐名,并称“清初三大家”。但他早期古文以才气见长,流于华藻,工力不够。他自己曾在《任王谷论文书》中说:“仆少年溺于声伎,未尝到意读书,以此文章浅薄,不能发明古人之旨”。“然皆嬉游之余,纵笔出之,以博称誉、塞诋让,间有合作,亦不过春花烂漫,柔脆飘扬,转目便萧瑟可怜。”后学韩愈、欧阳修颇有成就。

壮悔堂文集内容

如《答田中丞书》指斥权贵,又如同样内容的《癸未去金陵日与阮光禄书》:仆仍知执事不独见怒,而且恨之,欲置之族灭而后快也。仆与左诚有旧,亦已奉熊尚书之教驰书止之。其心事尚不可知,若其犯顺,则贼也,仆诚应之于内,亦贼也。士君子稍知礼义,何至甘心作贼?万一有焉,此必日暮途穷,倒行而逆施,若昔日干儿、义孙之徒。计无复之,容出于此。而仆岂其人耶?何执事文织之深也?!窃怪执事常愿下交天下之士,而展转蹉跎,乃至嫁祸而灭人之族,亦甚违其本念。倘一旦追忆天下士所以相违之故,未必不悔,悔未必不改。果悔且改,静待之数年,心事未必不暴白。心事果暴白,天下士未必不接踵而至执事之门。仆果见天下士接踵而至执事之门,亦必且随属其后,长揖谢过,岂为晚乎?而奈何阴毒左计一至于此?!……
行文委婉而暗中有劲道随之,乃“绵里藏针”的笔法。
《与吴骏公书》、《与方密之书》等抒写怀抱,都与得洋洋洒洒,流畅恣肆,富有气势,宋荦《三家文钞序》称之“奋迅驰骤,如雷电雨雹之至,飒然而下,可怖可愕,戛然而止,千里空碧。”如《与方密之书》:仆与密之交游之情,患难之绪,每一触及,辄数日营营于怀,及至命笔,则益茫然无从可道。犹忆庚辰密之从长安寄仆厌系之衣,仆常服之。其后相失,无处得密之者问,乃遂朝夕服之,无垢腻所积,色黯而系驳,亦未尝稍洗而濯之,以为非吾密之之故也。乙酉丙戌后制与今时不合,始不敢服,而薰而置诸上座,饮食寝息恒对之欷?。病妻以告仆曰:“是衣也,子之所爱。吾为子稍一裁剪而更之以就时制,即可服矣。”仆急止之曰:“衣可更也。是衣也,密之所惠,不可更也。吾他日幸而得见吾密之,将出其完好如初者以相示焉。”盖仆之所以珍重故人者如此。密之或他日念仆而以僧服相过,仆有方外室三楹,中种闽兰粤竹,上悬郑思肖无根梅一轴,至今大有生气,并所藏陶元亮入宋以后诗篇,当共评观之。
字里行间洋溢着对友人的拳拳眷念之情。其中关于友人所赠衣服的记叙,更是感人至深,令人有春风扑面之感。
他的传记文,大抵学习《史记》和篇代传奇,善于刻画人物,能抓住人物性格特点加以表现,具有浪漫气息。最出色的一篇为《李姬传》:李姬者,名香。母曰贞丽。……姬为其养女,亦侠而慧,略知书,能辨别士大夫贤否。……十三岁从吴人周如松,受歌玉茗堂传奇四种,皆能尽其音节。尤工琵琶词,然不轻发也。雪苑侯生已卯来金陵,与相识。姬尝邀侯生为诗而自歌之以偿之。初,皖人阮大铖者,以阿附魏忠贤论城旦屏居金陵,为清议所斥。阳羡陈贞慧、贵池吴应箕,实首其事,持之力。大铖不得已,欲侯生为解之。乃假所善王将军日载酒食与侯生游。姬曰:“王将军贫,非结客者,公子盍叩之?”侯生三问,将军乃屏人述大铖意。姬私语侯生曰:“妾少从假母识阳羡君,其人有高义。闻吴君尤铮铮。今皆与公子善,奈何以阮公负至交乎?且公子之世望,安事阮公?公子读万卷书,所见其后于贱妾耶?”侯生大呼称善。醉而卧,王将军者殊殃殃,因辞去,不复通。未几,侯生下第。姬置酒桃叶渡,歌琵琶词以送之……侯生去后而故开府田仰者以金三百锾邀姬一见,姬故却之。开府暂且怒,且有以中伤姬。姬叹曰:“田公宁异于阮公乎?吾向之所赞于侯公子者,谓何今乃利其金而赴之。是妾卖公子矣。”卒不往。
本文写李香君,文笔洗炼,绘声绘色,将人物的精神风采,刻画得生动传神,有无限余韵。特别是香君劝侯生阮大铖一段,曲折而洞达,尤其显示了侯方域的叙事才能。邵长蘅曾评其文曰:“明文极敝,以讫于亡。朝宗始倡韩、欧之学于举世不为之日,遂以古文雄视一世。”(《侯方域传》)这个评价对于侯方域的散文创作实践来说,还是比较恰当的。
此书在乾隆年间数度被列入各省禁毁书目中。如它曾被列入乾隆四十四年九月奏准,闽浙总督三宝奏缴的五十一种禁书中,罪名是“语多失体”。
词条标签:
文学 古籍 书籍